国家数据局运行,更好释放数据价值

发布时间:2024-03-03 10:52:46 来源: sp20240303

  10月25日,国家数据局揭牌。图为北京市民从刚揭牌的国家数据局前经过。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摄

  数字平台和数据平台为现代城市治理提供了重要抓手。北京市朝阳区双井街道打造基层数字经济与市域治理融合发展体系,建成79个智慧平安小区,大幅提升街道社区的管理服务效率。图为11月16日,工作人员在双井街道市民诉求处置中心的城市智慧大脑系统前工作。   新华社记者 李 欣摄

  自10月25日挂牌以来,国家数据局已运行近1个月。

  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居全球第二,且保持较高增速。作为新成立的国家部门,国家数据局的运行情况备受海内外关注。

  国家数据局承担哪些与数据有关的职责?接下来有何新部署?对数字经济发展将起到什么作用?本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中国是首个将数据列为生产要素的国家

  今年3月,中国明确组建国家数据局。为何新设这一国家局?具体承担哪些职能?

  《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说明》明确指出,当今社会,数字资源、数字经济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基础性作用,对于构建新发展格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意义重大,必须加强对数据的管理、开发、利用。

  “数据是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性资源,我国高度重视发展数字经济。”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中心主任卢延纯表示,2019年10月,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提出将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2020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数据作为一种新生产要素首次写入了中央文件,中国成为全球第一个在国家政策层面将数据确立为生产要素的国家。

  经过多年发展,中国数据产量、数字经济规模均已跃升至世界前列。根据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报告,2022年中国数据产量达8.1ZB,同比增长22.7%,位居世界第二。数字经济规模达50.2万亿元,总量稳居世界第二。

  “数字经济的蓬勃兴起预示着数据市场迎来了大发展时期。但也要看到,中国数据市场发展还面临一些困难和瓶颈,如数据管理‘九龙治水’现象突出、数据产权制度不明、数据监管和保障制度不足,需要更多从国家层面上协调统筹、形成合力,为数据要素全链条管理提供基础制度保障,以更好发挥数据要素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驱动作用。”卢延纯说。

  业内人士认为,国家数据局的成立,正是要在保持数据安全、行业数据监管、信息化发展、数字政府建设等现行工作格局总体稳定前提下,把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方面的有关职责相对集中。统筹协调是其工作的一大关键词。

  具体来看,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国家数据局负责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统筹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统筹推进数字中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规划和建设等,并将部分原先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承担的职责划入国家数据局。

  “国家数据局的正式成立彰显了国家对数据生产要素和资源属性的重视,有利于集中各方资源,破解目前数据流通利用中的难点,推动我国数据要素发展迈入统筹推进的新阶段。”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曾毅说。

  让数据“供”出来、“活”起来、“动”起来

  “中央赋予国家数据局一些非常重要的职能,接下来我们要加快推进国家数据局运行,切实履行好职责。”挂牌成立后,国家数据局局长刘烈宏这样表示。

  挂牌近一个月来,国家数据局已在多个场合亮相——

  围绕健全公共数据价格形成机制,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会同国家数据局筹备三组听取相关方面对加快建立健全符合公共数据要素特性的价格形成机制、推动用于数字化发展的公共数据按政府指导定价有偿使用等问题的意见,提出将会同有关方面,加快研究建立公共数据价格形成机制和有关制度规定,促进公共数据合规高效流通使用。

  11月10日,北京数据基础制度先行区启动会上,刘烈宏出席并表示希望北京市在数据“三权”分置制度落地、数据流通交易、数据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持续探索、先行先试,并将支持先行区在数据要素相关领域积极探索。

  在这次会议上,刘烈宏阐述了关于数据运行的观点。首先是让数据放心“供”出来。他表示,数据资源持有权、数据加工使用权、数据产品经营权等分置机制是加快数据要素流通、释放数据要素价值的重要制度基础,需要进一步通过落地实践探索完善。他希望北京市发挥优势,探索界定数据来源、持有、加工等过程各参与方享有的合法权利,推进健全数据要素各参与方合法权益保护制度,助力中国特色数据产权制度体系实践落地。

  其次,让更多数据“活”起来。刘烈宏说,数据流通交易体系是持续释放数据要素价值动力源,目前国家数据局正研究起草相关指导文件,从顶层设计推动数据交易流通体系建设。

  此外,刘烈宏还透露,为了让数据安全“动”起来,国家数据局正积极关注数据流通相关技术演进。

  作为新组建的机构,眼下国家数据局另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积极招录人才。根据国家公务员局网站信息,国家数据局今年计划在国考中招录12人,涉及5个司局,专业要求包括电子科学与技术、信息与通信工程、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等,岗位工作内容涉及数据基础制度和政策研究、数据资源管理和开发利用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数据领域技术应用推广示范等多个方面。

  “结合国家数据局的职能定位,这次重点招录既懂专业又懂行业的融合型人才。”刘烈宏说,“围绕数字中国建设、数字经济发展,将招聘一些熟悉这类工作、具有良好专业背景、善于做规划、有很强的统筹协调能力、有工作经历的公务员。”

  多数省份已成立省级数据管理机构

  国家数据局的成立,进一步调动了各方合力推进数据工作的积极性。

  截至目前,全国大部分省(区、市)已成立省级数据管理机构。多地表示,将根据国家数据局的工作部署及地方实际,充分发挥数据的基础资源作用和创新引擎作用,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作为数字经济快速发展地区,贵州省近5年数字经济规模复合增速达到18.1%,位列全国第一。贵州省大数据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贵州加快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大数据已成为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增长点,今年1-9月全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收入增长17.9%;深入推进数据流通交易探索,目前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累计完成交易额18.5亿元;强化算力建设,全省投运及在建重点数据中心39个。

  “接下来,贵州将加快推进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和数字经济发展创新区建设,推动数字产业创新,力争到2025年大数据电子信息产业年总产值突破3500亿元。”上述负责人说,将深入推进大数据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出台支持算力建设的创新政策,打造“东数西算”算力服务高地以及服务全国的数据流通交易平台。

  企业也在加快数字产业相关布局。“我们已组建中国电子数据产业集团,建设数据平台和数字平台两大基础性平台,为满足各界对数据价值开发利用的需求提供支撑。”曾毅说,中国电子将以国家数据局成立为契机,加快推进数据要素化治理工程在国计民生、国家安全、国际合作等重要领域和行业开展示范应用,打造数据安全与数据要素领域的多方联合研究枢纽、数据产业链资源整合与协同创新平台。

  中国科学院院士梅宏认为,数据要素化尚处于起步探索阶段,国际上亦无先例可循。随着中国数字化转型加快,亟须构建多元主体参与、开放多元、基于信息基础设施和信息技术的新型治理模式、体系与机制。“期待在国家数据局的统筹规划与推动下,围绕数据要素市场、数字治理体系与数据技术体系‘三大基石’,夯实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促进我国数字经济有序健康和高水平发展。”梅宏说。

(责编:卫嘉、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