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里下的药是哪里买的

酒吧里下的药是哪里买的简介 酒吧里卖的药不违法吗描述 (knn.icu)强效类药品交易网店渠道批发价格订购物平台联系方式。

  中新社北京5月24日电 题:陈文玲:中国“产能过剩”完全是伪命题

  中新社记者 李晓喻

  继指责中国新能源产品“产能过剩”、出口冲击国际市场后,美国近日又在原有对华301关税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对自华进口的电动汽车、锂电池、光伏电池等产品的加征关税。其中,电动汽车加征关税从25%提高到100%。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近日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采访时称,美国这一系列举动存在多处“双标”,将产生恶劣影响。

视频:陈文玲:指责中国“产能过剩”是典型双标来源:中国新闻网

  双标之一,自己大量出口合理,别国出口就是输出“过剩产能”。

  陈文玲称,从实践看,国际贸易的产生和发展本身就是各国基于比较优势,进行国际分工合作。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当前各国生产的商品正越来越多地用于出口,而非仅满足于本国需求。把正常贸易称为“输出过剩产能”,明显不符合国际贸易规则。自己长期向世界出口大量商品是合理的,别国出口就要扣上“产能过剩”帽子,是典型的双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右)近日在北京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采访。中新社记者 蒋启明 摄

  她表示,只有在全球范围内供大于求,才是真正的产能过剩。目前,世界各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还比较低,中国约30%,欧洲约20%,北美7.8%,亚洲2.8%。所以新能源汽车不是产能过剩,而是不足。

  另据国际能源署研究,要实现碳中和目标,203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需要达到约4500万辆,是2023年全球销量的3倍多,远超目前全球供给能力。

  陈文玲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所谓中国“产能过剩论”实质上是继“中国经济崩溃论”“中国经济威胁论”“中国崛起顶峰论”之后,美国炮制的又一遏制中国经济前进步伐的话术。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近日在北京接受中新社“中国焦点面对面”采访。中新社记者 蒋启明 摄

  双标之二,一边指责中国“依靠补贴大量出口”,一边自己频繁使用产业补贴。

  陈文玲称,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过程中,政府补贴对象是消费者而非企业,而且针对消费者的购车补贴也早已停止。总的来看,中国新能源产业之所以发展迅速,关键在于有市场需求,有消费者认同,有技术创新和突破。

资料图:展出的国产新能源汽车吸引民众参观了解。中新网记者 骆云飞 摄

  她表示,近年来中国出口到欧洲的电动汽车一度“一车难求”,平均售价提高了一到两倍,并不存在政府补贴之下的低价倾销,而是优质优价。反观美国,无论是《芯片和科学法案》还是《通胀削减法案》,其产业补贴力度之大都超出想象,且带有大量歧视性、保护性规定。这种双标做法无疑站不住脚。

  在陈文玲看来,当前中国新能源产业的突破已经由一个个“点”扩展到“面”,引起美国一些人的恐慌和焦虑。从种种“双标”言行到提高对华电动汽车等产品的加征关税,拜登政府固然有大选前做“政治秀”与竞争对手特朗普争夺选民的考虑,但最主要目的是要联合盟友“围剿”中国优质产能,使之无法进入更多海外市场,为本国产业转型升级争取时间,制造缓冲期。

视频:拜登反对拜登?陈文玲:美政客言行不一是“常识”来源:中国新闻网

  她表示,美国此番提高加征关税,将给中国新能源汽车直接出口美国造成阻碍。此外,此举还可能引发一些盟友跟进,对中企海外贸易投资环境造成更大损害。但中国新能源产品出口不会因此停止,技术创新步伐也不会因此停止。

  此前,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华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已使美国民众感受到压力。根据美国彼得森经济研究所的一项研究,特朗普时期对华加征的高额关税92.3%由美国企业和消费者承担。

  陈文玲认为,当前国际贸易的内涵已经发生显著变化,贸易不是基于一个国家的比较优势,而是其产业链、供应链创造商品的能力。这意味着贸易是一种必然结果,加征高额关税、把贸易武器化的做法是极其愚蠢的,也有违WTO规则。拜登政府进一步提高加征关税,其结果必然和特朗普打贸易战一样,使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负担只会更加沉重,同时给中国和全球贸易带来冲击,搞乱全球市场。(完)

  采访实录摘编如下:

  中新社记者:您认为,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究竟应当怎样界定“产能过剩”?要判断一个产业处于产能过剩状态,要满足哪些条件?

  陈文玲:当前美国称中国“产能过剩”我认为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各个国家的生产都不是为满足本国的需求,占越来越大比重的是为满足出口,也就是说为他国进行的生产。如果说把产能放大到全世界,供给能力仍然大于全球的需求,那就是真正的产能过剩。

  实际上,WTO 并没有“产能过剩”概念以及判断“产能过剩”的规则以及处理方法,因为全球贸易本质上就是各国家产能生产出来的产品的贸易与交换。所以我觉得,所谓中国“产能过剩”是继“中国经济见顶论”“中国经济崩溃论”“中国经济威胁论”之后的又一个话术。所有这些话术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经济发展前进的步伐。

  “中国产能过剩论”瞄准的实际上是中国的新质生产力,中国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优质产能。中国在一些领域前沿技术的突破已经从点扩展到面,引起了美欧一些人的恐慌和焦虑,让他们感到受到威胁。

  中新社记者:近年来,中国新能源汽车、锂电池、太阳能电池出口劲增,这种强势增长背后有哪些原因?

  陈文玲:首先是得益于制度优势。早在“十一五”规划中,国家就提出了发展新能源汽车的方向。后来,新能源汽车技术逐渐成熟,充电桩体系日益完善,消费者的认同度也随之上升。

  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过程中,政府补贴的是消费者,并没有补贴给企业。而且,针对消费者的新能源汽车购车补贴也早已结束,现在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是出于对产品的高度认同,包括续航里程、智慧驾驶等等。

  所以中国电动汽车发展快,关键是有市场、有需求,有消费者认同,才能形成现在的规模。

  中新社记者:美国一方面指责中国通过产业补贴扭曲全球价格和生产模式,一方面自己频繁使用产业补贴,您如何评价这种做法?

  陈文玲:这种做法第一可笑,第二双标,第三立不住。不管是《芯片和科学法案》还是《通胀削减法案》,拜登政府的补贴力度都超出想象。

  为什么美国的产能可以输出,中国的产能不能输出?美国军工产业去年销售额达 2300多亿美元,这是不是叫输出过剩产能?美国种植的大豆30%多销往中国市场,这是不是叫输出过剩产能?给正常贸易戴上“输出过剩产能”的帽子,美国是不是要反省一下自己?这是典型的双标,而且也不符合国际贸易规则。

  中新社记者:美欧一些人攻击中国新能源汽车“产能过剩”,您认为背后真实目的是什么?

  陈文玲:万变不离其宗,就是阻止中国优势产能的崛起与发展,使中国的优势产能无法进入更多的世界市场,为美欧相关产业超越中国创造缓冲期。

  在这个事情上,其实美方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中国目前汽车保有量 3 亿多辆,随着汽车以旧换新推进,以及新能源汽车技术日益成熟,人们对新能源汽车的喜爱程度还会上升。假设中国有 40% 的汽车要更新,那么按现在的产能也要生产差不多十年。

  再者,现在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是30%多,欧洲渗透率 20%左右,北美才7.8%,亚洲整个才2.8%。所以新能源汽车不是产能过剩,而是不足。

  中新社记者:美国拜登政府近日宣布提高对中国电动汽车等产品的加征关税,这种做法对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会带来哪些影响?

  陈文玲:中国产品出口到欧美市场肯定会受到影响。另外,这一举措还可能产生“羊群效应”,也就是给美国的一些盟友“做榜样”,意图对中国优质产能形成“围剿”,一些出海的企业面临的政策环境、市场环境可能会恶化。但中国新能源汽车创新步伐不会停止,国际贸易也不会停止。

  今后,中国新能源汽车可能会在共建“一带一路”国家形成新的产业链供应链布局,带动周边国家发展,同时向周边国家有需求的国家出口。

  中新社记者:2019年6月,拜登曾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文,对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的举动进行了抨击。然而,2024年5月14日,拜登发文宣称他对中国电动汽车等产品加征关税。拜登反对拜登,华春莹晒出两次对比,拜登为何说一套做一套?

  陈文玲:拜登说一套做一套太多了。他说不打压中国,不否定中国的社会制度,不阻止中国的发展,说的和做的完全是两码事,风马牛不相及。我觉得拜登“反对”拜登,所有的中国人都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美国政客在言行不一致这方面,它已经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一个常识了。

  不管是在中国的经济问题,还是在内政问题,还是在科技创新上的突破,我认为拜登仍然会说一套做一套。

  中新社记者:您也提到,现在新能源汽车已经被一些国家政治化了。这种把经贸问题政治化、工具化,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的做法,会造成哪些消极影响?

  陈文玲:首先,破坏了WTO规则。此外,国际贸易现在内涵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它不是基于一个国家的贸易比较优势,而是该国产业链、供应链创造贸易品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贸易不是武器,而是必然结果。所以我认为,把贸易武器化,加征高额关税的办法极其愚蠢。用这样的办法来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加征高额关税最后的下场应该和特朗普的结果是一样的。

  中新社记者:您如何评价中国新能源产业对全球绿色低碳转型做出的贡献?美国搞绿色“双标”,一边要求中国为应对气变承担更大责任,一边阻碍中国绿色产品自由贸易,这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进程将产生哪些后果?

  陈文玲:在推进绿色低碳发展方面,中国是“实实在在地做”,而有些国家是“实实在在地说”。中国发展新能源汽车,其实就是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采取的具体行动。

  中新社记者:应对当前新能源汽车出口贸易壁垒,您认为中国应当采取哪些措施?

  陈文玲:首先,要捍卫WTO规则,维护WTO的权威。其次,不要被所谓“中国产能过剩论”所左右,继续做好自己的事。中国新能源车企要进一步加快技术创新步伐,绝不能自满,不能满足于眼下暂时的相对优势。要看到,相比中国,现在美国在人工智能、GPS 定位系统、算力系统方面,在原始创新能力方面还拥有明显优势。

  中国新能源汽车现在的领先是相对领先,不要把它看成是静止的、不变的绝对领先。所以,一定要加快创新的步伐,使新能源汽车更加完备、更加完美,在全球更加具有生命力。

回答于 2024-05-25